美容院有关《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案例集锦

1.减肥内衣,推销概念牟暴利?

花2780元买套减肥内衣,穿了一段时间根本不见效果。一消费者日前投诉到消保部门,

消保部门调查发现该内衣进价仅150元/套。近日,仪征消保部门发布消费提醒:切勿轻信促 销噱头。

日前,家住仪征市刘集镇的郑女士到辖区消协分会投诉,说她上个月初在一家美容院看中 了一套减肥塑身内衣。美容院老板称这套内衣含晶矿体,产生的射线能直接燃烧脂肪,烧不掉 的部分也会转移掉,达到减肥丰胸二合一的效果。美容院老板还承诺,只要穿上一个月,就能 减掉2.5千克。一番讨价还价后,郑女士以2780元的“促销价”买下这套内衣。

一个月后,郑女士称了下体重,发现与一个月前一模一样,于是找到该美容院讨说法,美容 院老板却以郑女士“穿着不当”为由予以搪塞。

消协分会工作人员赶到该美容院调查,发现卖给郑女士的所谓“减肥内衣”的外观与普通 紧身内衣相似,而且该系列内衣不仅没有纺织产品合格证,其宣传的减肥效果也缺乏权威部门 的检验证明。进货单据显示,郑女士所购那套内衣进价仅150元/套。

消保部门随即介入,责令美容院退还郑女士2780元,并对其涉嫌虚假宣传进行调查。消 保部门提醒:截至目前,还没有针对减肥保健内衣的国家级强制性标准,大多是企业和行业协 会自行制定推荐性标准,一些不法商贩乘机炒作概念,消费者勿轻信商家促销噱头。

2.美容院迁址,消费者有权益讨回自己的余款吗?

近日,维扬消协接到消费者朱女士投诉:她办了年卡的美容院一年搬了三次家,最后一次 搬家店方没有以任何方式通知自己,倍觉受骗的她在家人、亲戚朋友的帮助下,苦寻两个月才 在时代超市“逮”到了它,遂提出要求停止服务,纠纷由此引发。

一年挪三窝,“上帝”找断腿 朱女士是2006年年底在那家美容院办的美容年卡,当时美容院开在农工商超市。可到

2007年初,美容院贴出通知,说要搬到时代广场。

“我在农工商的美容院那里办卡,主要是考虑离家近。后来,他们说要搬到时代广场,我也 能勉强接受,因为,时代广场也不算太远。”朱女士有些后悔当初的决定。可到了5月份,朱女 士再去做美容的时候,发现“一切已物是人非”。美容院已经换作一家服装店,问及营业员之前 的美容院情况,得到的回答是“不知道”。

美容院:迁址前曾张贴公告 接诉后,联系到那家美容院的负责人张先生。

张先生说,他也是刚刚从总部调过来,他来之前,前位负责人曾告诉过他,说美容院从时代 广场撤柜前,曾在原店堂内张贴过“迁址通知”。他推测,“可能是有的顾客未注意到。”张先生 说,搬到时代超市后,客服人员从电脑里调出了客户资料,并进行过联系,遗憾的是,有很多客 户都未能联系上。我们的客服人员还在继续通知。”张先生这样答复我们。

涉及退卡问题,张先生说:“总公司有规定,像朱女士的情况不可以办理退卡。”

随后,我们联系了时代广场(美容院原房东)招商部的工作人员,他们证实了美容院在原店 堂内张贴迁址通知的情况。“贴了大概一个半月的时间,但仍陆续有顾客向我们打听美容院的 去向。”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我们。

维权人士:美容院拒绝退卡违约 对于美容院搬迁而拒绝退卡一事,法律界人士认为,“美容院违约了。”理由是:每一位办卡

会员都与美容院建立了合同关系。而其会员在办理会员卡时,是在综合考虑了美容院的地理 位置、服务项目等方面的内容才作出的选择。现在美容院要搬移,事先也没有与其沟通并取得 其认可,实际已经违约。作为补救措施,消费者可以到其他分店继续消费,如果消费者不认可,那么美容院就应该把余额退给消费者。

对于美容院办卡不准退卡的“规定”,他们认为是“霸王条款”,不具备法律效力。他们建议 消费者“可以与美容院协商解决,但若协商仍无法解决,则可以通过相关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 权益。”

维扬消协的工作人员也明确指出:“私自变更经营地址,给消费者带来不便,店方应该给消 费者退还剩余金额。”

在维扬消协的斡旋下,美容院退还朱女士部分款项。

3.美容院体验卡,“免费”改“自费”属违法行为?

家住顾庄新村的佘女士向消协诉称,上周六,她路过盐阜路时被两个女青年拦住,她们说:

“我们是世芳美容护肤店,以最先进的美容护肤技术,最优质的护肤化妆品,免费为您美容护肤 服务。”同时,递过来一张“特邀免费体验卡”,上面标明“可免费享受价值88元的时尚皮肤护理 一次”。佘女士信以为真,跟着两位女青年走进美容店,做免费“面膜”。25分钟后,“美容”完

毕,美容师将一支只剩下五分之三的化妆品交给佘女士,“这种世芳牌排毒养颜角霜是当前国 际新科技产品,一瓶零售价100多元,我们按68元批发价计算,加上洗面海绵是10元,你应交 化妆品成本及洗面海绵费78元。”

“你们店中的人带我进来时不是说免费美容护肤服务,现在怎么要收费?”佘女士道。美容 师却说:“我们免的是人工服务费,但化妆品的成本总要交的。”佘女士无奈,只得认栽,交了78

元。

经查,这家美容店雇用两名女青年做托儿,做虚假宣传,诱骗妇女进店美容后,将一只仅

50克,只贴一张标有“世芳”护肤霜字样的小纸标,没有中文标识和使用说明的假冒劣质化妆 品向顾客索取78元的美容成本费,从中欺诈消费者。查明真相后,消协依法责令美容店退还 佘女士所谓成本费,并让其停止违法乱纪活动。

消协敬告经营者,应树立“诚信兴商”的理念,在向消费者提供产品和服务时,不得以误导、 欺骗的手段引诱消费者上当。

4.化妆品过敏,如何让经销商赔偿?

近日,高邮消协调处一起化妆品消费纠纷,消费者获赔1280元。

消费者王女士于某年1月24日在高邮某超市购买汕头市享利有限公司生产的傲雪牌保 湿润肤霜一瓶,价格8元。近日使用后出现面部、手背等部位大面积红斑,造成皮肤过敏,尤其 面部较为严重,简直“无颜见人”。王女士三次到高邮市中医院治疗,共用去医疗费162元。为

了看病治疗,王女士已多日无法去高邮某服装店打工,造成了一定的误工损失。为此,王女士 找经销商交涉,要求给予赔偿。经销商提出该产品对其他消费者并未造成伤害,产品质量不存 在问题,只同意退款,不同意赔偿。

王女士无奈之下,遂来消协投诉,要求经销商承担因使用化妆品造成的医疗费、误工损失 费及营养费等各项补偿费用。消协受理后,经过认真调查,广泛听取双方意见,多次召集双方 就赔偿问题进行磋商,经过悉心调解,双方终于达成一致意见:由经销商承担购货款、医疗费、 误工损失费等计480元,并一次性补偿其他各项费用800元,合计1280元,妥善解决了这起 消费纠纷。

5.做个理性的消费者

江都消费者李小姐脸上长了青春痘,感到影响美观,在一家化妆品店买了两瓶祛痘霜,当

时未做皮肤测试。次日早,李小姐开始使用这款祛痘霜,搽上去不到5分钟,脸上发红发烫,然

后下巴竟然也肿起来。第3天,起床后便发现整个脸部红肿,布满疹粒。医生诊断结果为化妆 品过敏,需立即治疗。

李小姐懊恼不已,与店家多次交涉未果,诉至消协。经消协调解,店家向李小姐退还购物 款,并补偿其50%的医疗费用。

消协有关人士称,消费者在购买化妆品时,一定要针对自己皮肤的特征来挑选品牌,要在 手腕内侧试用一下,如20分钟后无红肿现象方可购买,不能一味的听从销售员的推荐冲动消 费。同时,经营者对消费者也应本着诚信经营的原则。

6.消费者投诉要合理

一位陆女士称其在一家杂货店购买的护手霜为劣质品,用后不仅未起到保护双手的作用, 反而让双手又红又痒。陆女士要求店家退款并给予一定补偿,但遭拒绝。

消协接诉后,立即进行了相关调查。店老板称该护手霜并无质量问题,是陆女士属于过敏 性皮肤才会出现发红发痒的情况。陆女士则坚持认为是护手霜质量有问题,导致自己双手红 痒。最终经消协调解,店家愿意退还价款并给予陆女士50元补偿。

冬天气候寒冷干燥,双手易干裂,合适的护手霜能够有效保护手部皮肤。消协提醒消费 者:选购护手霜时首先要看清商标、厂址、生产日期,挑选生产许可证号、卫生许可证号、质量安 全标志齐全的产品。不合格的护手霜可能细菌超标,存在此类问题的产品消费者使用后不但 起不到护肤作用,还可能引发皮肤感染。另外,为防过敏,消费者可以先取少许试用,若无不适 再行使用。

7.请分清定金订金的区别?

消费者李女士今年1月15日在某美容院看中了一套价格为1800元的“元素”套盒,当 时决定购买,并预交了定金800元。哪知回家后第2天消费者暂时不想买了,就找到老板说明 意思想拿回订金,但老板不同意,双方发生争议。消费者于是投诉到消协,要求拿回订金。

消协接诉后,立即找来商家,经了解,商家称,消费者当时表示肯定要买,而且交的是 “定

金”,现在是消费者先违约,不是商家违约,所以不退。消费者理论是预交订金,预订的,当时没 有注意“定”和“订”的区别。消协认为,虽然按照《合同法》规定交了“定金”的一方当事人首先 违约是要承担违约责任拿不回“定金”的,但本案中的另一方当事人经营者如果事先告知消费 者“定金”和“订金”的区别就可以避免这类纠纷的发生。虽然消费者违约,但事实上消费者还 没有取货,商家也没有什么损失,商家让让步。最后商家在消协的调解下同意返还消费者600 元,消费者拿到钞票后说“200元买了个教训”。为此,消协提醒广大消费者在预订商品消费时 请注意“订金”和“定金”的区别,尽量避免消费纠纷的发生。

8.无效退款的美胸索赔为何未能如愿?

24岁的李小姐长得苗条、漂亮,可就是一直为胸部的不够满意所困扰。于是李小姐找到 海淀区一家知名的承诺“无效退款”的中医美容店进行咨询,美容师检查后认为李小姐的胸属 扁平型,可以采用中医按摩、配合仪器调理的治疗方法。见医生分析得合情合理,李小姐当日 便与之签订了疗程档案单,开始了隔天一次的美胸治疗。几个疗程下来李小姐感觉虽有些变 化,但不明显,便要求更换技师继续治疗,店方答应了,为她安排了其他的技师。很快时间过了 近半年了,花费累计达到15000元,李小姐的胸部并未呈现自己所希望的样子。她认为再这样 做下去也难有理想的效果,虽然美容店一次次给她解释:说她的情况属于先天性的,要经过慢 慢调理,不可能一下到位等。但此时的李小姐早就没有了信心,几次找其负责人要求兑现当初 的“无效退款”承诺,却一次次地被拒绝。无奈,李小姐找到海淀区消协通过投诉寻求帮助。

第一篇 美容企业常用的法律

消协了解调查后,将双方约到一起进行座谈,美容店的理由是:李小姐已明知签字单上有 未做医疗前测量的74.5厘米的尺寸,而现在的尺寸为80厘米,怎能说是无效呢? 李小姐则 称:当时她签协议时没注意上面的尺寸,并感觉那个尺寸是对方后填上去的。就这样,各执己 见,真相难分。消协考虑到美容院在关键的程序上负有特别提示的责任,李小姐又处于弱势地 位,便对美容院进行了重点提示和劝解,最后才勉强同意将李小姐卡上的余款1 400多元折成 现金退给李小姐,但李小姐却坚持美容院退全款或一半。最后,在双方都不让步的情况下,消

协只好做出终止调解,支持消费者向法院起诉的决定。

在此,消协提醒广大爱美女性,无论到多有名气和多高威望的美容机构消费时,都应注意 收存好第一手有效材料,尤其在与对方签协议时更不应粗心大意,一定要仔细阅读其中的每一 项,而且最好把商家的口头承诺落实到文字上,这样才能使自己的合法权益得到有力的维护。 本案中,李小姐要是有效地记录下自己当时的胸部尺寸,就不会出现如此的麻烦了。

9.消费者如何警惕美容院“敛钱”?

美容院敛财消失。2007年11月7日,60多岁的刘英在万意百货购物时,被邀至三楼淑婷 美容院做足疗体验。她说,因血压高、常年关节疼痛,当对方称“足疗能保健能治病”、“对退休 老人特别优惠”时,她抱着尝试的态度办了最低额度的3 800元足疗金卡,有效期5年。此时, 淑婷美容院入驻此地刚38天,刘英的编号已经排到第179号。

从第二次足疗开始,刘英便在服务员推荐下陆续加钱开始参加推背、光波浴、买精油等多 个项目。

去年3月初,刘英搬到离万意百货有一小时车程的昌平科技园区。因去足疗的次数越来 越少,她找到淑婷美容院的法人代表苌万青商量此事,对方称美容院马上会在昌平科技园区开 新店,只是缺资金。他同时要求刘英买一张“万元积分卡”,称两年后会原数返还,同时还会赠 送她3 000积分。刘英回小区考察发现,科技园区在建的超市内有一家正在装修的美容院,门 脸上贴了一个“婷”字。刘英信以为真,考虑到日后的便利,3月26日,她花1万元办了一张

“万元积分卡”。

去年4月2日,淑婷美容院以经营不善为由转手,刘英之后发现,小区正在装修的美容院 为“诗婷”而非“淑婷”,“万元积分卡”到期兑现的期待化为泡影。

据了解,像刘英这样的顾客至少有200人,他们多为希望“足疗治病”的老年人,办卡数额 最高的为3.9万元。事发后,有20多人到万意百货商场的市场部举报登记,这些人的办卡总 额已逾30万元。

一年之内美容院4次易主。新的美容院均称“只要加钱升级美容卡依然能享受服务”。

在商场的商户转让协议里留有美容院的易主记录。

去年4月2日,苌万青将淑婷美容院转让给腾庆伟,仍延续使用“淑婷”名称,双方协议中 称按前者承诺的发卡申请对客户承担责任,但“万元积分卡”除外。

去年8月9日,刘艳红接手淑婷美容院,并更名为木槿花。但据多名顾客回忆,“淑婷”的

店名并未及时更改。如果顾客不同意加钱,店方便称“美容院已更名木槿花,如果不升级卡就 作废。

去年11月17日,“木槿花”更名为“美姿娜美”,法人代表张福明。接着,同是张福明为法 人代表的金珠美容咨询公司接手,更名为“金珠靓佳美”。

今年2月28日,金珠靓佳美美容院贴出一纸通知,称此前几家美容院均已破产,如顾客不 加钱升级美容卡,将停止服务。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律 37

美容院有关《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案例集锦

受损顾客报警索赔。

升级需要再交2 000元,刘英断然拒绝。她称已经彻底醒悟,此前,因害怕已交的钱“打了 水漂”,她硬着头皮不断升级换新卡,除去那张“万元积分卡”,一张卡前后共花了1.78万元,到

头来发现竟然是个无底洞。

3月8日,记者在金珠靓佳美美容院看到,“淑婷”两字被白色 A4纸遮住。对于与淑婷美 容院有何种关系,该店梁姓店长“无可奉告”。

张文涛称,他们在北京共承接了3家淑婷美容院,“但是我们之间并没有关系,就是看中他 们庞大的顾客群”。他称,之所以要顾客加钱升级美容卡,是因为“现在的美容院也得生存。”他

称不会向顾客兑现“万元积分卡”,“不过我们愿意转成积分补偿顾客。”

万意百货总经理曹俊峰表示,最近陆续接到多名美容院顾客投诉,此前商场已与金珠靓佳 美美容院多次协商,要求无条件接纳淑婷美容院的顾客。对此,张文涛称,目前已有50多名淑 婷美容院的老顾客加钱升级了美容卡,并承诺今后无条件接纳淑婷美容院的遗留顾客。

“不仅没治病,净添病了。”刘英坚决不再相信美容院,并随同20多名被骗顾客到回龙观龙 园派出所报案。一民警称,淑婷美容院办理“万元积分卡”属非法集资性质,大量敛财后失踪对 顾客构成欺诈。接手后的美容院与淑婷签订承接转让协议,双方约定由前者继续为顾客提供 服务,这一行为需经过第三方顾客的同意才能生效。如果顾客同意接受下家服务,那么接手的 美容院拒绝或以交钱的形式变相拒绝为顾客服务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昌平区工商局表示,已接到多名顾客投诉淑婷美容院,目前已经介入调查。

(案例来源:2009年3月16日的京华时报)

美容院有关《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案例集锦

发布者:美业店长通,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dzt.net/kaidian/kaidianqianbidu/9516.html

(0)
上一篇 2021年9月26日 下午4:59
下一篇 2021年9月26日 下午5:0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